不是哈佛毕业就什幺都知道:刘轩花一年去找自己的路

2020-06-14 评论 190

你曾和学生刘轩在《属于那个叛逆的年代》穿梭于纽约地铁、随少年刘轩在《Why Not?给自己一点自由》扎营在永昼的阿拉斯加,又和职场刘轩在《随着城市的节奏漫游》里探讨上班族文化;刘轩,一个融合多种身份的名字,他始终以「跳痛人生」的姿态在文字与唱盘间挥洒自如。

我们必定都读过刘墉以刘轩为主角的三本着作,但你或许比较想知道,这位「书虫与玩家」是如何定义他自己的名字。

不是哈佛毕业就什幺都知道:刘轩花一年去找自己的路 刘轩接受关键评论网的专访,由他亲自告诉我们如何定义自己的名字。不断地探索,你才知自己要挖掘哪一个洞

2001年冬天,刘轩提着两个皮箱回到台湾,他的名校头衔首先成为一个阻碍:

对刘轩而言,真正的哈佛人生并不是穿着燕尾服走进宛如哈利坡特场景的Dining Hall,而是收获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,是一群人在深夜里扯出的怪点子:

不是哈佛毕业就什幺都知道:刘轩花一年去找自己的路
「每个人在哈佛都仍探索人生的下一步,但一回到亚洲社会却立刻被戴上『名校毕业生』的大帽子,认为你什幺都知道。」(图为哈佛创办人:John Harvard)

如果你接受这顶帽子,那幺你或许从此穿上西装打上领带,忠实扮演一个名校毕业生的角色,但你却没有真正回答自己究竟是谁?

寻找自己在在亚洲是一件困难的事,当你从好学校毕业,亚洲社会的普遍想法必定是 :「你已经成功了,为什幺还要探索?」大家并不了解这只是成功的一个开始。

刘轩提前取得哈佛心理学硕士学位后,他选择离开校园,走向世界。英国有一个Gap Year的概念,会鼓励毕业生不要待在固定的地方,而是去当海外志工、去纽西兰赶羊,体验不同的生活,但在亚洲社会,每个人都会告诉你「打铁趁热」,要你赶快找个好工作,不然就去拿个硕士和博士。

相较之下,西方教育的概念是大学要学得广,研究所则要学得深,但如果你在过程中没有找到要在哪个洞挖得更深,那幺你就要出去找寻其它的洞,而刘轩就在要念博士之前,选择前往峇里岛、英国、阿拉斯加和墨西哥展开冒险:

不是哈佛毕业就什幺都知道:刘轩花一年去找自己的路
如果你在求学过程中没有找到方向,那幺你就该出去寻找答案。
接下父亲励志作家的角色,替社会寻找一个解决问题的体系

刘轩从大学到研究所都选择以心理系为主修,但心理学的学术训练却是非常细腻,未必皆可应用到人与人之间的生活面向,因此就在学问钻得越深之际,刘轩决定走出校园进入职场。

回到台湾,刘轩担任过广告公司研究员、製作公司编导、自由编曲和杂誌编辑,当他给客户简报的同时,过去在学院内的心理学训练却反而成为了一个利器:「我会去思考人们在吸收资讯的流程是什幺模样,然后根据那个structure来建构我的报告,成果会较有效率。」

但最让刘轩本人惊讶的,是他逐渐接下父亲刘墉励志作家身份的棒子,开始写作和self- improvement相关的文章。

「坦白说我一直很挣扎,因为我从年轻时就打定主意不要走老爸这一条路 。」但最终,刘轩还是在21岁那年出版了《属于那个叛逆的年代》,替那位老是在父亲书中老不起床、房间凌乱的叛逆少年发声。

但真正投入写作的念头,起因为近年来发现台湾年轻人并不快乐,因而想在聆听青少年抱怨之外,找出新的出路。离开校园多年后,刘轩又重新钻进心理学的世界,参考许多国外书籍和资料,希望透过价值观和体系运作的分享,让年轻人能有不同角度的思考,并从中成为一个更有价值的人:

不是哈佛毕业就什幺都知道:刘轩花一年去找自己的路
「很多社会现象,我们都可以用一个心理学原则来检视,譬如说每个人都是自私的,但如果你只这样思考,没有别人导读,就会变成一个很负面的思考。」

和刘墉透过古学经典和读者沟通相比,刘轩用的却是脑神经研究和心理学理论,虽是父与子之间的传承,却让克绍箕裘成为一件有创意的事。

透过思考的改变,来改变我们热爱的土地

刘轩时常在脸书上分享关于自我管理和时间管理的文章,也会翻译国外网站的好文与读者分享,对此,刘轩说道:

身为DJ、品牌顾问、音乐人、作家,刘轩如今又多了爸爸这个身份,这个新身份因而影响了他在看待事物的角度:

不是哈佛毕业就什幺都知道:刘轩花一年去找自己的路
「 身为爸爸,的确会比较忧国忧民一点,所以我希望透过思考改变的力量,让所有小孩可以在成长过程中比较幸福。」

刘轩今年加入了关键评论网专栏作者的行列,如果你想了解刘轩更多的想法,请见刘轩专栏。


「未来大人物」希望让更多台湾的年轻人,了解所谓成功的定义是很广的,他们不见得是赚大钱或是很有名的人,而是在自己热爱的领域中,做出一些改变社会影响他人的事情。因为,「未来大人物」的目的,是把成功的定义还给每一个人。

欢迎你,一起来提名今年的,未来大人物。

立即提名

不是哈佛毕业就什幺都知道:刘轩花一年去找自己的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