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因为沮丧才累,而是因为累才沮丧

2020-06-14 评论 266

不是因为沮丧才累,而是因为累才沮丧

我跟数百万人一样,刚开始都是轻微症状,马上就觉得没什幺,只不过是工作过度、心理软弱或熬夜赶最后期限所致。过去我赞同「做就对了」的人生观,未充分意识到后果。

灵魂有意愿,身体却虚弱无力,那幺灵魂要从事的任务,身体就无法实践。我的灵魂不仅是做好万全準备,也有意愿,更有能力。这十五年来,我读过的心灵励志书、参与过的研讨会、钻研过的激励型策略不计其数,儘管如此,还是发现自己掌握的资讯非常不完整。

我们在别人的教导之下,会以为心理状态是成功的第一关键要素;除非你是菁英运动员,除非你经历显而易见的严重生理症状,否则生物化学这项要素根本没听过。然而,就算是轻微的生化问题,也会妨碍你达到目标。

如果人要有思考能力,要能在工作上、人生上享有竞争力,那幺策略规划、心态、意志力就是不可或缺的三大要素。只要具备这三大要素,就能上场竞争。不过,良好的生化状态可以提升耐力、毅力,进而加快成功的速度。

我们往往自然而然以为自己在生化状态上相当于东尼.罗宾斯[1]、理查.布兰森[2]、达赖喇嘛等顶尖人士。然而,他们当中有些人会积极处理自己的生化状态;有些人则是具备本书探讨的部分要素,走了好运,生化状态天生不易受压力、脑雾和悲伤的影响,因此有利清除一路上的障碍,顺利迈向成功。

此处不是在说他们并未经历这类苦痛,只是他们的苦痛是在可控制的程度。也不是在说他们不努力工作,只是他们在生物化学层面很健康,奠定稳固的根基,各种能力从而蓬勃发展,所以才看起来没那幺努力。

我们会仿效他们的策略。我们会想知道他们何时起床、吃哪些东西、怎幺思考、有什幺核心信念和阅读习惯,可是我们丝毫未曾想过,每个人在生物化学层面都是独一无二的。每个人处理食物、想法和情绪的方法各不相同,这背后有无数的影响因素,而我们在追求个人成功时,却忽视那些因素,唯有目标是减重时才有了例外。

谁都能像超级成功人士应用同样的心理準则,但若严重缺乏维生素 D、Omega-3、维生素 C、维生素 B12、多巴胺、血清素,甚至是睪固酮(男女皆是如此),就会经历轻微至严重不等的脑雾、疲劳、嗜睡、焦虑、压力和忧郁,这些症状全都会严重阻碍你持续集中精神及达到目标的能力。好比把植物种到有毒的土壤里,一厢情愿希望其成长茁壮,那幺无论再怎幺跟植物说任何事都可能发生,植物还是会死掉!

如果忽视生化状态,别人教我们应用的心理準则的效果也会打折扣。隐而不显的因素阻碍我们,看不见的手抓住我们,不让我们跨越终点线。而少了这类资讯,为提高生产力及达到巅峰表现而拟定的策略,就变得不完整又成效低落。

我们并未意识到自己的生化状态失衡,反而对目标加诸负面情绪,判定目标本身太困难或高不可攀。结果,我们落入自我挫败的想法中,比如:「我太累了。」「我没时间做这个。」「有什幺意义?」「我觉得难以负荷。」「我压力很大。」为避免这种情况发生,也许我们应该问自己以下几个问题:

假如不只研究高成就者、最有创意的人士和左右局势的大富翁的习惯,还纳入他们的医疗资料,包含血清素浓度、多巴胺浓度、微生物体的组成,编纂成资料库,然后将他们的资料跟经常放弃、找藉口、负面情绪更强烈的人进行比较,会有什幺结果?生物化学结果不佳,会影响他们跨越终点线的能力吗?生物化学浓度会影响高成就者克服挫败、跨越终点线的能力吗?懂得这些生物程序的话,就能确切理解成功人士何以出现特定行为,而非只看他们的心理态度和教养吗? 如果多巴胺和血清素的浓度低落,人的行为会随之改变吗?成功、有自信的人士会因营养不良导致身心失去活力吗?如果我们能在他们遭遇重大挫败时,观察其体内的生化浓度,会有什幺发现?在他们遭遇重大的生理与情绪挫败时,检视人生中的其他层面,会有什幺发现?他们当时吃了什幺?他们的行为是怎幺改变的?不只看他们的态度,身体上还有发生什幺情况?

失败不只是多巴胺浓度低所致,问题也出在控管「战或逃」反应。压力很大时,人体的体神经系统会引发「战或逃」反应。人体会切换到高速档,活力资源要幺是用在击退威胁,要幺是逃离敌人。

「战或逃」反应会释出肾上腺素和皮质醇,这两种荷尔蒙会触发一连串的体内作用,例如呼吸急促、心跳加快和四肢血管扩张等,从而致使消化系统增加血流里的葡萄糖浓度,以因应紧急状况。紧急状况结束后,一切就都恢复正常。[4] 然而,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好一段时间,慢性压力就会导致一些问题发生,例如认知障碍、情绪不稳和生理疾病等。

情绪上的症状有烦躁、心情起伏不定、觉得难以负荷、无法放鬆、自卑、觉得不中用、忧郁、孤立。生理上的症状有头痛、没活力、胃不舒服、肌肉紧绷、胸痛、失眠、感冒和感染疾病、没欲望、紧张、打颤或吞嚥困难。压力也会引发认知症状,例如思绪飞跃、健忘、组织力紊乱、无法集中精神、脑雾、判断力不佳、悲观和经常担忧。[5]

在两千名受访者中,竟有七一%表示自己有过很大的压力,而且有个现象颇有意思,压力会导致嘴馋,尤其想吃糖和精緻加工食品。消化这类食物会释出血清素这个神经传导物质,带来一阵阵冷静和放鬆的感觉,暂时重获专注力,直到血清素浓度逐渐降低。

根据研究报告显示,有过脑雾、觉得难以负荷、担忧、悲伤的受访者中,五七%至六五%也有嘴馋症状。

血清素浓度低下就会嗜食碳水化合物,这是因为消化食物期间,会释出血清素这种「愉快感」化学物质。结果,负面回馈迴路促使人们食用过量碳水化合物,让自己心情变好。所以承受莫大压力的人经常出现嘴馋症状。[6]而要连结到我们无法成功的原因,就要看日常会造成影响的两大因素。我们嘴馋或有压力时,就会触发「战或逃」反应,带走前额叶皮质的血液。前额叶皮质负责控制各种执行机能,例如协调、冲动控制、情绪反应、性格、专注力、组织力、複杂规划和安排并列资讯的先后次序等複杂行为。[7]于是以下的恶性循环就此产生:血糖降低,导致嘴馋度增加,然后皮质醇往上冲,对冲动、注意力、情绪反应的控制能力因此受限。我们吃进甜食或高度精緻碳水化合物后,血糖增加,之后血糖会突然下降,导致脑雾、无法集中精神、失去动机和达不到目标。

大人会限制儿童的糖分摄取量,设法避免儿童陷入这种恶性循环,但一涉及自身的心理安适感,却觉得这没什幺。就算一堆公司推出的众多产品含有大量的糖、蔗糖素、精緻碳水化合物、咖啡因、防腐剂,从而导致人们清楚思考的能力受影响,但只要产品标有「健康」二字,我们也就上当了。

血糖下降或承受很大的压力,大脑就会切换到求生模式,让人愿意冒更大的风险,原始脑就进入高速运转状态。这样的改变会导致性格、心情和身分认同一整天起伏不定,可能早上动机很高,到了下午就宁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毕竟那天的心理能力都已经耗尽。

在这种原始状态下,大脑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持生命,而非让人持续集中精神在达成目标上。在维生所需的关键机能量表上,达标这件事甚至得不到分数。在这种状态下,亦即在自保模式下,人体会预设专注于维持现状,不理会其他事情。

问题就在于人们多半无法关掉自保模式,或者说,就算关掉了,很快就会再度出现,从而致使情绪起伏不定,有如坐云霄飞车,也无法準时完成原先的计画。自保模式有多容易再度出现,就要看我们如何学会处理可能出现的威胁,当中的要素非常多,例如教养、基因、荷尔蒙(像是血清素、多巴胺等)的浓度等。血清素或多巴胺的浓度低落,挫败感就很容易处理不好,你就较有可能具有反应式的体内环境,而非回应式的。

今日的生活方式每天都有一堆压力因素连番轰炸我们,原本看似无关紧要的某处,开始有一颗颗石头滚下山坡。压力因素列举如下:对不健康的食物起了反应、过敏、坏消息、失眠、汙染、有敌意的同事、经济压力、太多咖啡因、关係冲突、家庭问题、持续不断的压力或街上某个人的厌恶表情。压力开始加快速度,结果造成其他问题出现。这情况发生得很缓慢,我们起初并未留意到。

到了那时候,就算拚命要在压力滚过来以前逃开,也是无济于事,毕竟认知机能已失去作用,就像在关了灯的房里找钥匙。

要找到开关,就必须改变身分和燃油来源,让精神和身心同时重新开机,就算只是一下子也好。

注释
[1]Tony Robbins:美国作家、顶尖演说家、激励大师,也是成功导师。
[2]Richard Branson:英国维珍集团(Virgin Group)创办人,时常有惊人之举,凭着大胆不设限的眼光,让集团成功横跨许多领域蓬勃发展。
[4]“Stress Effects on the Body,”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, www.apa.org/helpcenter/stress-body.aspx.
[5]“Stress Symptoms,” WebMD, July 11, 2017, www.webmd.com/balance/stress-management/stress-symptoms-effects_of-stress-on-the-body#2.
[6]R.J. Wurtman, “Brain serotonin, carbohydrate-craving, obesity and depression,” November 3, 1995, www.ncbi.nlm.nih.gov/pubmed/8697046.
[7]“Prefrontal Cortex,” GoodTherapy.org, www.goodtherapy.org/blog/psychpedia/prefrontal-cortex.